“核电一哥”受贿麻袋收钱 买豪宅每平便宜1万

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石油、电信、核电系统的落马官员们,前仆后继地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为这句话平添注脚。今天,借着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局核电司原司长郝卫平最近受审的热度,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探员告诉大家,这个掌握着全国电厂审批“生杀大权”的官员亦是如此——腐败的程度与权力所掌握的资源成正比,与职级没有必然的比例关系。

在独揽审批权的前提下,郝卫平被控受贿1240余万元,而作为一个原本“挺纯朴的小伙子”,他自己主动交代了812万元的受贿事实,这中间,包括以每平低于市场价万元的价格,购买了四环内的两套“豪宅”。

“核电一哥”是谁?

长期在发改委从事电力管理工作的郝卫平,2004年成为电力处处长,2008年国家能源局成立时升为电力司副司长,2013年3月国家能源局与电监会合并成立新能源局,2013年5月郝卫平改任新能源局核电司司长。

电力行业的资深人士分析,电力司是发改委和能源局主管电力项目审批的核心部门。也因为如此,郝卫平一直被媒体称为“核电一哥”

与其他官员不同,公开资料上一直没有郝卫平确切年龄记载,那么探员这次打探出来的确切消息是,“核电一哥”今年53岁,研究生文化。

郝卫平事发开始进入公众视线,起源于一条有点花边的新闻。

新闻说,郝卫平的妻子在4月15日出境时被发现,其已经被相关单位已经采取边控,实际上,由于当天其妻要出境被截,办案人员直接前往郝卫平家中,并在4月15日当天,警方对其监视居住,所以,大家都懂的。

几乎是同时,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被检方带走调查。(对,就是他–家里放着上亿现金但平时骑自行车上班,查处他家时,执法人员从北京一家银行的分行调去16台点钞机清点,当场烧坏了4台。)

“挺纯朴”的“一哥”都干了啥?

案发后,一位熟悉郝卫平的人士感叹,郝卫平以前在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1998年电力改革时发改委缺少人手,就把他借调到电力司,“当时还是个小伙子,人很纯朴,真是制度改变人“。

我们看看一哥在位期间都干了点啥?检方指控他收受贿赂1240余万,时间跨度是2004年——2012年,2万、5万、10万、20万、30万、50万、80万……这些是郝卫平收受的一笔笔贿金。给钱的均是电力企业,央企私企全有。作为回报,郝卫平曾在17个省,近50家电厂的项目审批方面给这些企业提供过帮助。

据说,河南电厂一个负责人曾多次给郝卫平送钱,一次用纸盒装了60万现金,在北京三里河国家发改委东边的路口,该人将纸盒放在郝卫平的车的后备箱。两人几无寒暄。另有一次同样的场景,不过钱变成了80万。

类似这种“暴力”给钱很常见,他某次在江苏张家港开会,夜里也曾收到过钱。如此收钱收到郝卫平自己都手软: “山西煤老板真吓人,用麻袋装钱来送。”

分析人士称,之所以有人这么做,因为郝卫平在审批中作用很大,送钱的回报就是项目路条,看似贿赂一笔就是几万几十万,但企业获得的项目都上亿,和审批后项目尽快上马相比,这点“小钱”真不算啥。据参与旁听的人员介绍,郝卫平并没有完全承认收了这些钱。

除了钱,探员带着大家来“八八”一哥买的房。据指控,这是一哥嫂的“代夫受贿”。

因为给三吉利公司审批了几个项目,郝卫平通过妻子刘某,以低于市场的价格,购买了三吉利公司相关企业开发的两处房子。起诉书说,郝卫平受贿总计是934万元,美金3.5万元,算上折合280万元的房产,共计1240余万,那么郝卫平买房纸一共花了不到280万元,他当初有没有想到,两处房子现在壕到什么程度。

郝卫平到案后,主动交代了办案机关没掌握的812万元的受贿事实,或许,这算是与“纯朴”还有点关系吧。

一哥发朋友圈,都是谁在点赞?

郝卫平被控在2004年–2012年期间受贿,探员对此也特别留意了一下,在上述十几年间,电力系统似乎鲜有“大贪”落马。2014年2月开始,南方电网高官开始被查等事件拉开序幕,电力系统成为电信、石油之后又一个反腐重点领域。

除了郝卫平与魏鹏远,今年8月,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原司长王骏巨额受贿案开庭。和其他人不太一样的是,王骏最早是因电力体制改革专家的身份被人们知晓,他曾被称为“中国电力体制改革方案起草人”。

能源局还有原副局长许永盛和电力司原副司长梁波被带走调查。

关于后面两位的公开消息不多,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许永盛的落马与郝卫平的落马关系密切,系因郝卫平案牵出,5月被带走接受调查。事实上从简历上就可以看出,5位落马司长都曾共事于原国家计委基础产业司,并历经国家发改委基础产业司和分立后的国家能源局。

新京报记者 王巍  编辑 张太凌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地铁哺乳,谁丢了谁的脸?

将哺乳中的女人的乳房视作性器官的人,是不配用文明这个词来标榜自己文明的。要么是太不懂事,要么是一些内心阴暗的人,在现实生活中继续在充当着莫里哀笔下的答丢夫形象罢了。


徐远翔为何让编剧感到被羞辱

一个内心强大的人,是不容易被羞辱的,一个不担心专业被瓦解的群体,是不容易被羞辱的,一个不担心权力被颠覆的机构,是不容易被羞辱的。


中国军改要躲过那些坑?

正如许多文章所分析的一样,改变现有的军委总部体制,将作战指挥与军队的建设分开,是此次军队改革最为重要的内容之一。此次改动幅度之巨大,不少人以“从苏军到美军”的比喻来形容。这一描述虽不准确,但的确大概指明了我军的改革方向。


当今官员的纠结与失落如何看

有人曾这样说,我们每天生活在各种纠结中,“纠结”成了生活方式。官员有官员的纠结,老板有老板的纠结,百姓有百姓的纠结,纠结中就难免产生抱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