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滁州市委原书记受审 自曝与多名女性有染

江山(资料图)江山(资料图)
江山江山

原标题:滁州市委原书记江山芜湖受审 自曝与多名女性有染

新安晚报 安徽网(www.ahwang.cn)讯  经省检察院指定,由芜湖市检察院提起公诉的滁州市委原书记江山涉嫌滥用职权、受贿一案,昨天上午在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今年54 岁的江山曾任黄山市黄山区委书记、区长,黄山市委副书记、副市长,省旅游局局长,滁州市委副书记、市长、市委书记等职务。

违建高尔夫球场,让国家损失过亿

昨天上午8时15分,被告人江山被法警带进法庭,随后,一身休闲装扮的他表情平静地站在被告席上。

检察机关指控,江山在担任安徽省旅游局党组书记、局长期间,结识了合肥元一高尔夫球俱乐部的董事长林某某。2009 年下半年,江山调任滁州市代市长、兼任滁州市琅琊山旅游区建设指挥部指挥长。其间,林某某等人找到江山,打算在滁州市龙尾山投资建设高尔夫球场项目(简称“龙尾山项目”)。被告人江山明知当时国家明令禁止建设高尔夫球场项目,仍指示相关部门开展项目可行性研究,并多次组织召开协调会、指挥长会议,积极推动该项目上马。

2009年12月,江山召集滁州市国土局、规划局、琅琊山风景区管委会等部门召开协调会,违规决定将原经安徽省人民政府批准的“琅琊山大生态新农村实验区”的“独立选址”项目用地转让给龙尾山项目。

2010 年2 月3 日,江山主持召开琅琊山指挥部第二次指挥长会议,决定龙尾山项目土地出让综合价格为每亩13.86 万元,土地挂牌成交价超出该协议价格部分返还给投资商,土地采用带条件挂牌方式出让,会后就上述问题形成了会议纪要。

根据该份会议纪要,2010年3月31日、4月8日,滁州市琅琊山风景区管委会与林某某等人成立的安徽冠景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简称“冠景公司”)签订协议,约定建设项目包括“高尔夫球练习场”“高尔夫球培训基地“等,同时就土地协议单价、土地挂牌价超出协议价部分全部奖励给冠景公司等内容予以了约定。

2010 年5 月4 日,江山主持召开琅琊山指挥部第三次指挥长会议,要求各成员单位加快推进龙尾山项目建设,并明确了责任单位和责任人。当年12 月,滁州市发改委对龙尾山项目中的高尔夫球场以“高尔夫运动培训推广中心”名义进行了立项审批。

2010 年至2013 年,滁州市国土局将736.782亩土地使用权通过挂牌形式出让给冠景公司,并将40 年用地期限改为70 年。

2011年4月至2013年6月,滁州市财政局将土地出让金超出协议价部分以奖励、借款等方式先后返还给冠景公司,共计人民币16852万余元。

在此期间,国家审计署南京特派办对龙尾山项目涉及的违法违规问题进行了审计,江山得知这一情况后,虽然让相关部门拿出了整改意见并进行了汇报,但事后没有落实整改。截至目前,龙尾山项目高尔夫球场部分建成并投入使用,部分商品房建成并已销售,因土地出让金违规返还给国家造成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16852万余元。

面对受贿指控,辩称大多数不属实

此外,检察机关还指控江山于1999 年到2013 年,利用担任黄山市黄山区委书记、区长,安徽省旅游局局长,滁州市市长、滁州市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在土地出让金返还、项目开发建设、风景区等级申报、旅游发展资金发放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人民币420 万元、价值5 万元购物卡以及价值8.9 万元的寿山石,共计折合人民币433.9 万元。检察机关认为,应当以滥用职权罪、受贿罪追究江山的刑事责任。

记者发现,检察院指控的受贿有20 笔,最少的为1 万元,最大的一笔是冠景公司的林某某通过江山的亲家陈某先后两次送给江山人民币共计160万元。

庭审中,对于检察机关的指控,江山辩解受贿部分“绝大多数不属实”,只对一些金额在万元左右的受贿行为表示认可,认为这只是“人情往来”。记者注意到,这些钱款大都在合肥家中、办公室和滁州军分区宿舍送给江山的,但江山对此予以否认。

对于检察机关的指控,江山虽然承认滥用职权的事实存在,却辩解称不构成犯罪。江山的辩护人还提出了非法证据排除申请,合议庭经合议后驳回了申请。

庭审一直持续到昨晚11:40左右才结束,没有当庭宣判。

新安晚报 安徽网记者 老春 摄影报道

忏悔书被媒体曝光

2015 年10 月8 日中午,滁州市委原书记江山悔过书在网上曝光,其中记载,江山在商人的“甜言蜜语”和“糖衣炮弹”面前,越出了官商交际的“边界线”……

当天下午,记者多方求证,最终证实江山悔过书的内容属实。其实,早在2015 年7 月1 日,安徽广播电视台原台长张苏洲的忏悔书就在网络上曝光。记者了解到,江山与张苏洲等官员落马后,都曾写过忏悔书,反思和忏悔自己的犯罪行为。

公开资料显示,江山出生于1962 年9月,安徽歙县人。2014 年9 月1 日,安徽省检察院对江山涉嫌滥用职权、受贿犯罪立案侦查。

自称被商人拉下水

江山说,自己没有处理好“交际”和“交易”的关系,越出了官商交际的“边界线”,与一些商人走得太近,收受了商人的贿赂,包括收受资金贿赂和贵重物品贿赂。

走上经济犯罪道路后,江山胃口大开,不仅收受商人的贿赂,还收受同事的红包,行业系统、下属单位的“进贡”,甚至收受许多普通人的生活消费品,包括农产品、工业品、保健品和化妆品等。

江山说,没有管好特定关系人,“特别是对亲家公的管控不力,致使其利用我的职位和身份影响,收受了商人所送巨额贿赂。”

江山的亲家是商人,他曾经一度为这门亲事高兴万分。“本来以为找了一位有钱的亲家可以不为钱去操心而‘高枕无忧’了”。可结果却恰恰相反,“(亲家公)利用我的身份地位收受贿赂,把我也拉下水,喜事变成了丑事,乐事变成了悲事,亲家用他自制的‘导火索’引爆了我的‘炸药包’,把两家都‘炸塌了’”。

与两女长期保持关系

江山坦言自己没有禁受住美色的考验,犯下了生活作风的错误,道德沦丧,情感放纵。自从当上区长后,江山思想上慢慢产生了变化,逐渐被风情万种的大千世界所降服,走上了“婚外情”之路,“与多名女性发生了不正当男女关系,并与两名女性长期保持关系。”

如今,身陷囹圄的江山,对自己的“婚外情”行为后悔不已。他忏悔说,“这更是对我爱人的严重背叛和极大伤害,是对家庭亲情的严重损坏和自我践踏!我对不起爱人,也对不起我女儿,还对不起我父母、岳父岳母!我会愧疚一辈子!会成为我此生精神上的沉重‘十字架’!”

涉两罪被提起公诉

2015 年10 月9 日,芜湖市检察院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2015 年9 月28 日,经省检察院指定管辖,芜湖市检察院以涉嫌滥用职权、受贿罪,依法对滁州市委原书记江山提起公诉。经审查,被告人江山利用职务之便,在工程项目上给国家经济造成重大损失,涉嫌滥用职权罪;非法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400 余万元,涉嫌受贿罪。


台湾,你太对不起年轻人!

早起,看到《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网的头条文章,标题就是:台湾年轻人也买不起房。很有点黑色幽默,怎么个买不起呢?


中国需要避免通货紧缩吗?

段子反映的经济事实,是今年春节以来中国菜价和猪肉价格的疯涨。于是人们关心,中国会面临通胀吗?我告诉你,中国就没有过通缩。事实上,自告别布雷顿森林体系以来,世界上就再也没有通缩这回事。


五十年前袁隆平论文的意义

袁隆平关于水稻雄性不孕性的论文发表于文化大革命前夕,这篇论文后来受到了国家科委的重视,并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及时挽救了他的科研生涯。文革中被批斗的袁隆平突然得到自上而下的支持,得以在政治挂帅的艰难环境中展开杂交水稻研究工作,并最终造福了中国和世界。


如何治理割韭菜式的教师流动

“现在好教师流动就像‘割韭菜’,村里面的好老师到了乡镇,乡镇的到了县城,县城的好老师到了市里,中西部的到了东部。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城里的好学校聚集了大量的好教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