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大地震亲历者忆抗震医疗队:你们是我的牵挂

原标题:唐山大地震亲历者忆抗震医疗队:你们一直是我的牵挂

 

资料图:大地震幸存者前来祭奠亲人。中新社发 白云水 摄

中新社唐山5月21日电 题:“震后40年,你们一直是我的牵挂”

中新社记者 白云水

当年的解放军来了!上海医疗队来了!徐薇薇得知这一消息后,一直处于莫名的兴奋中。从小到大,她最怕人们提起40年前的事,因为那件事改变了她的人生,成为她心中永远的痛。

徐薇薇的家在河北唐山。儿时她是学校文艺队的骨干,舞蹈、二胡、小提琴样样精通,深得长辈喜欢。然而,在徐薇薇不满10岁时,一场灾难降临到她居住的城市。

北京时间1976年7月28日3时42分53.8秒,河北省唐山、丰南一带发生了里氏7.8级地震。地震持续约12秒。强震产生的能量相当于400颗广岛原子弹爆炸。整个唐山市顷刻间夷为平地,地震造成24万多人死亡,重伤16.4万人。

徐薇薇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她呆呆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房倒屋塌,瓦砾遍地,爱她的爸爸妈妈已经离她而去,姐姐腿被砸伤,动弹不得,她喜欢的小提琴被砸成了碎片,美好的童年被震得支离破碎,她和姐姐成了孤儿。

“解放军来了,还有上海医疗队!”绝望中的唐山人发出一片欢呼声,懵懂的徐薇薇知道,姐姐有救了。后来,在这些穿军装的医生救助下,姐姐被砸伤导致感染严重的腿保住了并转到外地治疗。小小年纪的她在笔记本上重重地写下了“解放军第二军医大上海抗震医疗队”几个大字。

时隔40年后的2016年5月20日至23日,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原上海抗震医疗队的部分队员重返唐山,看望他们当年救助过的唐山人。当徐薇薇把自己创作的诗歌《我心中的天使》动情地“喊”出来时,所有原上海抗震医疗队的队员们潸然泪下。

“医疗队里我是第一个到唐山抗震救灾前线的,也是最后一个离开的。”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原上海抗震医疗队代表张少成教授笑言,地震前3天来唐山探亲,与战友们汇合后,就投入到抢救治疗伤员的紧张工作中,一干就是一年多。

“40年了,你们一直是我的牵挂”,张少成说,“那时唐山人民与我们处成亲人般的医患关系,我们来感恩了!”

在原上海抗震医疗队队员王国庆看来,医疗队的每个人身上都有讲不完的故事。当时,余震不断,缺衣少食。所有医疗队员在四面透风的帐篷中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一次下大雨,是唐山人民把他们自己的棉被一层层覆盖在帐篷顶上,让劳累的医疗队员不受雨淋睡个好觉。

“当时,看到唐山人民这份真情,我们的泪水像外面的大雨一样哗哗地流,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唐山的未来。”王国庆说。

除了走访、慰问当年救治过的唐山伤员,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原上海抗震医疗队的老专家们在唐山期间,还为当地民众举行了义诊活动。

两天来,徐薇薇把当年在唐山大地震中没被砸坏的二胡擦了又擦,每天把“感恩的心”歌曲拉上好几遍,让优美的旋律告诉原上海抗震医疗队的叔叔、阿姨们,“40年来,我生活的挺好的。”(完)


咪蒙为什么忽然爱国?

相比《永远爱国,永远热泪盈眶》所表达的观点,我更感兴趣的是,咪蒙为什么要写这样的文章,正如相比咪蒙“永远爱国”,我更感兴趣的是,她为什么忽然爱国。


两个“铁娘子” 各有各的好

因为半数选民选择了脱欧,英国首相卡梅伦不得不“赔偿”了自己首相职位。现在的焦点便是谁可以接替卡梅伦?


难民为主的小岛上如何讲人权

在任何社会中,‘保障人权’都不是一句空话,也不仅仅是道德伦理的问题,这实际上意味着要安排一整套制度,并且要有强大的预算来支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