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珠海平沙镇政府花钱请信访户告自己

镇政府为引导老人走法律途径解决纠纷,曾开会统一帮他们垫付诉讼费用,图为老人们出示镇政府会议记录。
镇政府为引导老人走法律途径解决纠纷,曾开会统一帮他们垫付诉讼费用,图为老人们出示镇政府会议记录。

南都讯 记者杨亮 珠海平沙一百多名老人因不满30多年前的企业改制中,身份从国家干部转换为企业职工,退休后待遇较公务员相差较大,奔走信访十余年。为了引导这群“信访户”走法律途径,当地镇政府去年通过一家镇属国企垫付了26万元诉讼费,帮助老人请律师打官司告自己。 

身份变了退休待遇差两倍多

这群信访户均系平沙华侨农场老职工,历史上的身份为“国家干部”。农场上世纪70年代因接受大量越南归难侨一度成为广东的明星企业,原来长期实行政企合一的管理模式,除农场外,还建立了糖厂、机械厂、砖厂等众多经济实体,拥有自己的公检法系统、医院和学校。

1990年,珠海对平沙华侨农场进行改制,成立县一级单位平沙管理区。农场在省人事局在编的370名”机关干部”面临重新安置。

100多名老人在一份书面投诉材料中称,改制中,珠海市编委只给了平沙管理区180个编制名额,包括他们在内的约190名“国家干部”因为超编,转为企业合同制职工,不再享受政府财政供养同等待遇。

“以前职工待遇和公务员待遇相差还不大,大家也就没有特别在意。”参与信访的陈炳钊退休前是华丰方便面的党委书记。今年80岁的他坦言,其1993年左右退休,当时每月退休金约为130多元,与公务员差不多,但自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企业和公务员的收入差距逐渐拉开,“我在华丰一个下属,因为在改制中保留了国家干部身份,退休后拿一万多块钱,我现在只有3000多,相差两倍多。”

有老人估算过,同时退休,这么多年下来,他们比以公务员身份退休的老同事少领六七十万元。

自2002年开始,190多名老人推举出代表不断信访,要求恢复公务员待遇。

国企提供诉讼费花了26万元

十余年来,廖培新和陈炳钊等没有在家享清福,而是成了信访部门的常客,“最多的一个月要去十几次。”190多名老人如今至少20多人已去世。

2012年,政府积极引导老人们走法律途径维权,初衷是如果法院判决老人应恢复待遇,政府就按判决执行,如果法院判决老人的要求不合理,老人们也可以息访。

老人们证实,他们当时说没钱,打不起官司,2013年平沙镇相关领导开会,决定由当地镇属国有企业振平控股公司出诉讼费,帮助老人请律师。

老人们介绍,2013年6月开始,经过前期准备,他们找了两个律师走司法途径,逐层向珠海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金湾区法院、珠海市法院提出申请,但官司没有等到开庭均被驳回。

“政府出钱请人打官司在我的职业生涯中还是第一次碰到。”参与代理该案的律师谢彦纪评论说,“虽然劳动部门和法院最终没有受理这起复杂的案件,但政府引导信访户打官司仍有很大的正面意义,彰显了政府尊重法治,建设法治社会的决心,从这一点而言应该肯定政府的举动。”

谢彦纪坦言,原来协商这起官司打下来整个诉讼费用要49万元,因为后来进行到半途被驳回,所以他和另一名代理律师只拿了一半也就是26万元诉讼费用,钱是国企给的。多名信访户证实了这些话。

走司法途径遇挫后,老人们今年又开始信访。

老人说

“以前待遇和公务员待遇相差还不大,大家也就没在意。但自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收入差距逐渐拉开,我一下属,因为保留了国家干部身份,退休后拿一万多块钱,我现在只有3000多,相差两倍多。”

政府说

“不要再就同一事项重复信访”。

律师说

“虽然劳动部门和法院最终没有受理这起复杂的案件,但政府引导信访户打官司仍有很大的正面意义,彰显了政府尊重法治,建设法治社会的决心,从这一点而言应该肯定政府的举动。”

官方回应

政府引导退休工人走法律途径

平沙镇信访部门昨日书面回应称,珠海市平沙华侨农场成立于1955年,是综合性的大型国有企业,下设有16个分场和医院、学校等。1989年12月,珠海市委市政府决定设立“平沙管理区”,并赋予县一级经济管理权力,实行“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区机关机构同时是华侨农场的机关机构,当时市编委核定平沙管理区机关人员编制为180名。

该部门表示,2000年平沙管理区撤区建镇,下设16个社区居委会,从机关分流一部分人员到居委会等单位工作;原在农场下属工矿企业及分场等单位工作的有关人员保留在原单位工作,归类为企业干部。据核查,1990年成立管理区时,后来投诉的退休企业干部不在农场机关工作(个别原来在农场机关工作的人员后自行申请从机关调到企业工作,其人事关系也随迁),该类人员退休时根据所在单位性质、人员编制不同进行区别办理,退休待遇与行政、事业单位人员也有所不同,至目前为止,原平沙华侨农场退休企业干部还有约170人(原190多人)。

该部门介绍,近年来,以廖培新为代表的平沙镇退休企业干部多次到市、区、镇各级部门信访,要求与机关、事业单位退休干部享受同等退休待遇等问题,平沙镇各相关部门已就此多次明确书面答复,珠海市信访局于2011年11月24日作出了终结复核意见(珠信复核字[2011]040号),“不要再就同一事项重复信访”。

平沙镇相关人士介绍,2013年,政府引导退休工人走法律途径,工人代表先后向珠海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金湾区人民法院提出了相关诉求,要求恢复国家公职人员待遇并补偿待遇差额,但均被裁定为:不予受理。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终审裁定:维持原裁定。由于他们没达到诉求目的,部分人员仍继续信访市、区、镇。

平沙镇政府相关人士还证实政府通过国企帮老人垫资打官司一事,但究竟花了多少钱不愿多说。


侠客岛:三省贪官斗地主,王牌还数康师傅

为了寓教于乐,同志们就贪腐问题打起了牌。三位同志,一人选了一个省。方便起见,干脆就叫这三位同志江西、山西和四川好了。


外来务工人员子女跨省上学

这些孩子的父母都是漂在北京的打工者,他们却只能在河北衡水上小学。每个月末,他们只有三五天见到父母的时间,更多时候,他们与父母隔望274公里——思念!


影响夫妻关系的十种家庭理财方式

夫妻间没有摩擦那属于最完满的家庭生活,但如果夫妻吵架的主题是关乎钱,那对于婚姻关系就有点不祥之兆的味道。家庭财务争执,不仅仅是家庭收入多少的问题,这里面也包含着如何理财的因素,而一些常见的夫妻间理财之道的不同也会造成夫妻的矛盾甚至是家庭破碎。


除夕放不放假,调查有意义吗?

“一张表,一支烟,节假调休想半年;休周六,换周三,协调贤达和高官;高速堵,行车难,长假路途去一半;长假短,人为患,投诉无关假日办。十四年,年年办,年年长假出行难;带薪假,政策变,撤销全国假日办!”怨声载道后,取消假日办,假日怎么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