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姜堰纪委被指公款吃喝 账单包括振动安全套

让下属帮忙购买螃蟹、甲鱼,一次就花掉数千元;购买意大利品牌短袖T恤,花了上万元;短短5个多月,先后组织了20次公款旅游,1.4万元费用则由景区自行“埋单”……

近日,江苏省姜堰市纪委公款消费的“内部账”被人“晒”在了网上,引发网民“围观”。爆料人对澎湃新闻说,上述消费的原始单据,都是其通过“内部渠道”搜集到的,且与纪委的报销账单相契合,其中大部分消费都是原姜堰市纪委书记栾立平个人接待或“送人”用的。

目前已升任泰州市纪委副书记的栾立平对澎湃新闻回应说,在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前,“我们纪委接待方方面面的来人,这个情况也是有的。”但是他并非经办人,因此,他本人并不清楚“有些消费”。而且,上述消费,“也不全是我接待的”。

12月19日,正在国外出差的泰州市纪委书记唐小英在接受澎湃新闻问询时称,她尚不清楚上述举报,但她回国后“会了解、处理这个事情”。

12月21日,泰州官方知情人士称,泰州相关部门已展开对此事的调查。

螃蟹、甲鱼、草鸡……,纪委书记被指“吃货书记”

爆料人李杰(化名)称,栾立平2008年在担任姜堰市纪委书记时,用公款购买了许多螃蟹、牛肉、甲鱼等等,用于自己吃喝或接待、送礼。

李杰给澎湃新闻出示了各种原始凭据,可以看出2008年9~12月这四个月,花费将近2万元,每一笔都有数量、单价、总价。其中,以螃蟹、甲鱼居多。

数额较大的一笔是,9月22日,购买螃蟹花了3388元,加上购买甲鱼、草鸡、鱼,总计5428元。

还有一笔是购买母蟹、公蟹,花费3952元。

这些原始账单上备注着“中秋节栾书记送有关领导”、“中秋节栾书记用”、“栾书记用”、“栾书记安徽用”等字样。

举报人对澎湃新闻说,这些简易的、类似便签的原始账单,是挂单用的。

“比如,你和一家肉店熟悉,今天买2斤,明天买2斤,后天又有几斤,你签个字确认下就可以了。等一年下来,比如有100个单子,到时候合起来结账、开发票,转账。”李杰解释说。

李杰说,一个县级市的纪委书记,每次动辄吃了几千多元的螃蟹、甲鱼等,简直就是“吃货书记”。

购买名牌短袖T恤,9件花了上万元

上述爆料人举报栾立平的另一个公款消费项目是,花了上万元购买9件短袖T恤衫。

这笔消费的时间为2008年4月7日,是在姜堰当地较为知名的高档商城“锦宸百货”购买的。

据消费清单显示,共购买了9件短袖体恤衫,单价为945~1124元不等,均系国际著名品牌沙驰(SATCHI),金额为9357.27元,加上税额1590.73元,总计10948元。购买方名称为:姜堰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该原始销货清单上用笔写了“栾书记用”这四个字。

爆料人向澎湃新闻提供的姜堰市纪委的内部财务账目表显示,这笔购衣款于5月4日正式入账——是由姜堰市纪委直接向“锦宸百货”账目上转账完成的,用途一栏为“会船节购服装”,金额也为10948元。

据了解,“会船节”是泰州姜堰本地的溱潼会船节,也是当地民间风俗和旅游文化活动。通常一年举办一次,在每年清明节的第二天举行。先是千帆竞发,赛船后又有一场热烈的酒会。

爆料人李杰说,参加会船节当天活动的人,穿的衣服都是“花花绿绿的”,“不太可能是名牌T恤”。

李杰说,这是假借“会船节购服装”的名义,买衣服给自己用或送人用。“平均每件T恤衫要1000多元,咱普通人也穿不起。”

公款旅游由景区自己“买单”,娱乐竟有“振动安全套”

爆料人还向澎湃新闻出示了一张《溱湖风景区景区团消单挂账明细》,显示在2007年5月1日—11月4日,5个多月,姜堰市纪委的消费累计20笔,金额总计1.4万余元。但这些消费并没有由纪委“埋单”,而是由景区和开发公司“自行消化”。

而2011年4月22日,姜堰市纪委在姜堰当地的唯一一家四星级酒店“黄河大酒店”的消费累计6061元。付款方式为“挂账”,宾客签字为“纪委办”。

消费项目含:房费、会议室、酒吧、桑拿等。其中“迷你酒吧”的消费为55元,具体是:604房间,“振动安全套”1只、35元;605房间,2副扑克牌、10元;607房间,1份龙井茶、5元。

“这可能是姜堰市纪委在这个酒店里开会用的,但开会怎么会用上‘振动安全套’呢?”爆料人李杰说。

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上述几件事的时间,均发生在栾立平任姜堰市(泰州下辖的一个县级市)的市纪委书记期间。

被举报纪委书记:“纪委查办案件力度大,得罪的人很多”

今年12月17日、19日,澎湃新闻记者先后两次向原姜堰纪委书记、现泰州市纪委副书记栾立平求证此事。

第一次,栾立平在电话中对澎湃新闻说,他相信“清者自清”、“身正不怕影子歪”。“我(愿意)接受组织上的调查。如果有这个反映,组织上肯定会查,特别是在这种大背景、大形势下之下。”

“平时我们纪委接待客人,这个情况也是有的。”栾立平在第二次回应澎湃新闻的询问时说:“我们接待客人,下面有具体的办公室,他们来经手、经办,至于这些账单上是什么情况,你让我说,我也说不清楚,只有让姜堰市纪委自己来把这事情搞清楚。”

栾立平对澎湃新闻强调,“不是所有的客人都是我接待的。”他解释,很多接待都由下面的人经办,他本人也不负责票据,“你怎么把单位的这些事情,都加在一把手身上呢?”

泰州当地有官场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之所以有人举报栾立平,可能是他在任姜堰市纪委书记期间,办了一些案子,得罪了一些人,有人遂把纪委的一些内部账单“抖出来”。

栾立平也对澎湃新闻称,“我们纪委查办案件,肯定要得罪人。特别是现在查办力度这么大,得罪的人很多。查办一个人,可能要得罪一片人,包括他的家人、他的友人、知情的人。”他不愿推测他得罪的谁、又是谁举报的他。

不过,泰州官场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称,泰州已注意到有网贴对栾立平的举报,相关部门也展开了对此事件的调查。

来源:澎湃新闻


从刘铁男案反思人上人教育

刘的儿子刘德成记得:小的时候每次我爸骑车带我去奶奶家的时候,都不走大路,都串胡同,跟我说这样近,做人要学会走捷径。每次在路上我爸都会教导我,一定要有出息,要做人上人,这样才能过得好,才能受人尊重。


与李银河同居的人是男还是女

李银河同志的晚年无奈“出柜”,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令人难以接受的是,李银河同志把全国的同性恋者都当成了傻子,一边利用他们,一边欺骗他们,她伪装的光环甚至欺骗了全体中国人民。


抛弃血友病学生,让大学失色

抛弃一名患病的学生,是容易的,但这会让大学的形象黯然失色。帮助患病学生,就是在帮助我们自己,谁也无法预测自己的后代会不会陷入同样的歧视,无法享有平等的权利。


乌克兰美女为何愿嫁中国学渣

中国“学渣”到乌克兰娶美女爆红网络,这是一种无奈,一种物质价值观压迫着中国人的无奈。乌克兰美女愿嫁他国,也是一种无奈,这是在一种时代和他人的政治利益斗争中寻找生存和发展的无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