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十条新出炉:这一年网信办打过的组合拳_新浪新闻

2月4日上午10时许,国家网信办发布了《互联网用户账号名称管理规定》,俗称“昵称十条”。网信办有关负责人表示,针对当前互联网账户命名存在的乱象,《规定》将就账号的名称、头像和简介,对互联网企业及用户个人的行为加以规范——“账号管理按照‘后台实名、前台自愿’的原则,充分尊重用户选择个性化名称的权利,重点解决前台名称乱象问题。”

此“十条”意在对账号名称加以规范,其涉及范围已经是关系到整个互联网社区的每一个个体了;而这让人不禁想起了半年前的它的姊妹篇——“微信十条”。

“微信十条”(又称“国信办十条”),即业界对国信办在2014年8月7日发布的《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的简称。规定主要针对公众号的资质、认证等进行了规范,并要求公号建立时需在有关部门进行备案。相比起这次的“昵称十条”,“微信十条”更多是对于公众账号的一般规范,对于广大普通用户而言似乎并无太大触动。

2“净网”、“剑网”交替来袭

信息领导小组成立之后的第三个大动作便指向微信,网信办对微信及腾讯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彼时的网信办刚刚开启了另外两个专项治理运动的序幕——14年4月的“净网”行动与6月的“剑网”行动:前者意在治理网络低俗内容,其目标主旨延续以往“扫黄打非”的传统,但其对于网盘、论坛等的大规模清缴也曾一度引发矫枉过正的质疑;后者则是典型的针对自媒体时代中版权问题的治理纠察,在“今日头条”版权乱战的硝烟刚刚散去之时,官方推出此项行动,也可见对新媒体版权问题的重视。

3向“网络弹窗”和“网络视频”出拳

到了“微信十条”出台的8月,面对官方提出的自理门户的要求,微信在当月底便处置了357个公共账号,并将其中46个账号永久关闭。在微信团队对内清理门户的时候,网信办也不闲着,9月25日联合工商总局等部门对网络弹窗开启整治行动,11月6日又拉着广电总局对网络视频的有害信息开始整改,针对各类违规不当行为联合相应部委对症下药,一套套组合拳覆盖甚广,从前的“不法之地”变成了哀鸿遍野。

4管理规范言论空间

除此而外,对网络言论空间的管理规定也亦步亦趋。11月6日,网信办联合新浪、网易、搜狐等29家网站签署《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统一了跟帖评论的管理规范。同时,对传统门户网站、贴吧、论坛等的管理也日益增强:今年1月的网信办新闻发布会上,微博、贴吧等将推行实名制的消息引发震动;21日,“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的整治活动也引得网友调侃此举“大义灭亲”,而随后公布的“‘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十大典型案例”更是显示了网信办在此次行动中的决心。

5狠抓“移动端舆论场”

风风火火忙了一年,网信办在“移动舆论场互联网思维”的指引下,再次把关注点放到风头正劲的微信上。先是在1月13日公布了50家依法被关闭的违规网站及公众号,又在1月19日关闭133个“歪曲党史党国”的微信公共账号。

2月1日, 新华社连发三文——《微信公众号:“1人原创,99人抄袭”,缘只为抄成“大号”挣钞票?》、《原创者:面对“李鬼”,只能一声叹息》、《微信,你真的拿“抄袭”没办法?》矛头直指微信公号中屡教不改的抄袭问题。面对官方如此激烈的质疑,自知理亏的微信团队很快PO文认错并表示原创认证的功能已经在内测之中,随后2天,微信公众平台连续发文——《微信公众平台针对欺诈等违规行为处理结果公示》、《微信公众平台关于抄袭行为处罚规则的公示》,迅速以实际行动作出回应,推出抄袭5次以上即永久删号的严格措施,官方施压效果显著。

尽管政策依然存在争议,但微信在官方管理机构面前已摆好姿态,而另一位小伙伴新浪微博也是同样积极响应号召,就在《互联网用户账号名称管理规定》发布6个小时后,@微博小秘书 做出回应:将彻查违规账号,对确认违规者将于24小时内予以处理;并在文章内对举报流程做出了图解。


习近平痛批官商勾结警示谁?

学习小组梳理习近平从政以来的讲话内容后发现他在近三十年前便痛批官商勾结,说下狠话,如果觉得当干部不合算可以辞职,并明确指出:官商结合必然导致官僚主义。


书记县长的亲与仇

最近,《人民日报》报道称,有县委书记说:“书记和县长之间,既是同僚的关系,也是上下级之间的关系,甚至是爹和儿子之间的关系”。一时间,舆论哗然。


官员如何与贪官切割

虽然不公开有种种原因,但为了与贪官形象进行切割,为了避免公众一提起官员脑海里就浮现起家藏无数现金的腐败形象,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有必要去支持财产的公示。


“字因人贱”实是权力贬值

他在台上时,有评估其书法价格为每平方尺上千元。落马后,某拍卖行曾通过网络拍卖一件王有杰的书法作品,起拍价仅30元,却无人问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