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首批300辆公车全部拍出 总成交价近2千万

中新网北京2月2日电(记者 马学玲) 随着1日下午最后一槌落下,首批中央层面取消公车拍卖终于收官。一辆奥迪被叫价30多次,单车最高溢价率飙至1150%,神秘买家及其同行者拍下30多辆……连日来,三场公车拍卖备受舆论关注。

这是中国公车改革迈出的实质性一步。根据官方此前发布的消息,此次中央和国家机关本级共取消3184辆公务用车,其中300辆参加第一批拍卖。至此,首批300辆公车全部拍出,无一流拍。

中新网记者统计发现,三场拍卖的300辆中央层面公车,总起拍价为1033.7万元,总成交价为1941.8万元,溢价率超过87%。

最高起拍价

——2辆柯斯达大客车,25万元

根据三家拍卖公司此前发布的最终公告,首批300辆参拍公车中,起拍价最高的为两辆柯斯达SCT6703TRB53L。这两辆大客车均登记于2010年9月,起拍价均为25万元。

而仅就轿车而言,起拍价最高的则是两辆奥迪,一款是2009年5月登记的奥迪A6L 2.4,另一款是2009年3月登记的奥迪FV7241FCVTG,起拍价均为18万元。

最高成交价

——1款奥迪A6L,32.4万元

中新网记者统计发现,在300辆公车中,上述奥迪A6L 2.4成为三场拍卖中成交价最高的公车,最终“拍”出了32.4万元。

据报道,在拍卖过程中,这辆车第一次叫价便叫到了25万元,随后被叫价35次,成为三场公车拍卖中的“车王”。

最低起拍价

——10辆中型客车、轿车,2000元

观察三份拍卖公告,其中,最低起拍价为2000元,共计10辆,包括5辆金杯中型客车,5辆轿车。

其中5辆轿车,均出现在今日的第三场拍卖中,除1辆登记于1997年的桑塔纳“无标注”外,其余4辆2001年登记的红旗轿车的环保标准均为“国一”。

最低成交价

——1辆红旗轿车,8000元

记者注意到,300辆拍卖公车中,其中最低成交价为8000元,出现在第三场拍卖中。

这辆红旗CA7202E3轿车登记于2001年2月,表显里程近30万公里,环保标准为“国一”,起拍价2000元。

最高溢价率

——1辆金杯中型客车,溢价率1150%

中新网记者统计发现,溢价率最高的一台公车出现在第二场拍卖中,系一款2001年2月登记的金杯中型客车。

这辆公车的起拍价为2000元,最终成交价2.5万元,溢价率高达1150%。记者注意到,同场竞拍的其他3辆金杯中型客车,溢价率均在800%以上。

最“年长”公车

——1辆海狮中型客车,1997年4月22日登记

在首批拍卖的300辆公车中,其中最为“年长”的是一辆海狮RZH105L-BFMMS。这辆中型客车的出厂日期为1996年1月,登记日期为1997年4月22日,表显里程为188045公里,起拍价1.5万元。

实际上,本还有一辆更为“年长”的公车。这辆登记于1996年2 月12日的桑塔纳轿车,因“车架号由于事故原因,不符合过户要求”而被暂时撤拍。

最“年轻”公车

——1辆海格大型普通客车,2013年12月登记

与三场拍卖中最为“年长”公车相比,最“年轻”公车与之相差了15年多。这辆登记于2013年12月的海格大型普通客车,出现在首场拍卖中,起拍价10万元,成交价为17万元。

和最“年长”公车出现的情况一样,实际上,本还有一辆登记于2014年2月的公车,也被暂时撤拍。拍卖公告指出,这辆车“由于车辆曾发生重大事故,发动机号、车架号均不符合车管所的过户要求,需重新打刻”。

最神秘买家

——男子及其同行者拍下30余辆公车

1日下午,此前引起媒体关注的“神秘买家”再度现身,他与同行者用“288号”号牌拍下11辆轿车。有媒体报道称,在此前的首场拍卖中,该男子拍下至少9辆车;在第二场拍卖中,他虽未举牌,但其身边的男子拍下至少11辆车,其间两人一直商量。

拍卖现场,这名男子婉拒了中新网记者的采访,并表示具体信息不便透露。此前,该“神秘买家”曾对媒体表示,所拍公车“打算收藏”。

溢价率最高场次

——第三场溢价率超140%

就在前两场因溢价率过高持续引发争议的背景下,2月1日下午的第三场公车拍卖,再次曝出令外界震惊的溢价率。中新网记者在拍卖现场获悉,当日96辆公车的总起拍价为205.4万元,总成交价为494.3万元,溢价率高达140.65%,

加上前两场分别660.9万元、786.6万元的总成交价,首批300辆中央级公车拍卖共获得收入1941.8万元。根据规定,这些拍卖收入将“扣除有关税费后全部上缴中央国库”。(完)


改革时代寻找失踪的个性官员

我说的这个词是:个性官员。这个词,已经从我们的媒体辞典中消失了,这个群体,好像已经成为改革历史的失踪者。


中央会议释放出重大反腐信号

既然一口锅内吃饭大家没法监督,既然同级纪委很难监督党委一把手,那么,索性改变这种体制。改到什么程度?纪委不再被掣肘、党委书记没法“一言堂”的时候。虽然不一定是中纪委垂直管理,但其实,本质上,相距也不是太远。


方丈的官员朋友圈公开之后

昨天出版的南方周末上,我的那篇《方丈的官员朋友圈》,在网络里被很多人谈论和转发,几成刷屏。一些朋友觉得这样呈现一个地方的贪腐和官员的另一面,角度很妙,也有一些朋友十分好奇,我是怎么找到这个和尚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